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秋葉

秋葉

文/楚洪利

或許又到了季節轉變的時候,又到了秋與冬相接間交流的時候,緊張的氣候,面無表情,驟然又如同誰的心情發瘋似的讓人覺得好冷好冷。

淩亂的世界,紛紛揚揚,就定格在前天,誰替誰傷心的那個城市。

可能誰都想求存溫暖,可是有的溫暖已經漸漸走遠……

窗外,細雨霏霏,仿佛洗禮著深秋的風塵,可那陰霾的秋景,讓我頓時叫不出一枚凋零的葉的名字。看著那單單薄薄搖曳的靈魂,粘著雨絲的哭泣,仿佛欲從生活的懸崖飄飄欲墜,真憐惜,真憐惜啊!

高高的樹幹,伸手無法觸及。

是誰沒有把握好它的命運,是誰沒有把自己的命運把握好?也許都不是,也許命運就是這樣,有的時候是不由自己的。即使歎息,歎息又能怎樣,又有什麼用呢。

可能不願脫離的,還在珍惜每一分鐘,哪怕和枝還有一秒鐘的希望,也要堅持,也要在一起。

不管怎麼樣,曾經是苦是甜,就把美好的多少留給回憶,回憶雖美,但千萬不要痛在心底!有時情難遇,愛難留啊。

其實,誰想離開誰並非是誰當時真實的想法,也就在迫不得已的時候,誰試探用逆反的心思讓誰能把誰很好的留住,看到底愛不愛自己。也並非是誰故意讓誰背上一生的罪,但千萬也不要忌恨自己,即便當時口口聲聲用心的挽留沒能留住,也並非是誰的罪是誰的過了,只是,事過境遷,都需要反省。或許當時沒有言語,心裏卻想著誰不要離開呢?或許是一時隨風的輕狂,或許緣分就到了盡頭,哪怕再捨不得,最後還能說些什麼? 可能誰是誰非這時並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都到了這步,都該可以寬容和諒解了,哪怕是一次妥協的分手,畢竟有前一段緣。因為,即使沒有共同生活的話題了,或者誰看誰都不順眼了,沒話也去找話的話,撐著尷尬的面子還有什麼意思?如果這樣沒有意思,還不如沉默,誰去過誰的好。但真有的時候,想留住一個人卻留不住心,反而過的到都很累。

然而,不管它的生命綠如茶,紅似火,黃如銅,它單獨也是美麗的風景!

如果,一個人過得很有意義和自如,其實,一個人也很幸福。

如果,兩個人的世界過得心都蜷縮,連同神經都繃緊,不能很好的舒展與放鬆,那是人生最大的悲劇與痛苦。

更多的時候枝要承受著葉的分量,讓葉在你身邊有一種依戀的安全感,這就是枝的寬容。

更多的時候男人要擔當起女人的所有,讓女人在你身邊有一種可靠的誠信度,這就是男人要樹立對她的堅定的信念!

葉給枝的溫柔是枝挑起了對它責任。

女人給男人的溫柔是她最好的禮物。

葉曾對枝說,“我要離開你你會過的很好的,因為我是你的累贅。”可是枝流淚了,卻說,“不!你要離開我,我的世界就成了光禿禿的空殼,還有誰會這樣在意我!?我喜歡你你喜歡的所有的顏色。”枝的這一句像是簡單的話,深深感動了葉,葉也流淚了,便柔柔地說:“只要我們的感情不乾癟,我就會賴在你身上。”

其實,愛的容忍,那是一種濃濃的愛的深沉。如果誰也不能容忍,就要徹底解脫,如果解脫是一種輕鬆寬敞明亮的話,那麼,把最後的微笑留下。

可能解脫,有的必定要去另一個地方,只是不想腐朽在不值得留戀的那個地方,那就把過去不愉快的影子徹底從心中粉碎,哪怕血脈還有一丁點熱烈跳動的氣息,那就重新隨風迎著金色的陽光,懷著美好生活的願望,去追尋屬於自己終身心靈的歸宿吧,是不是最大的安慰呢。

是啊,一片美麗的秋葉也有它美好的心情,更何況人乎?它也嚮往著在乎它的地方,欣賞它的地方,尊敬它的地方,或者優雅值得奉獻的地方,只要它能體會到自身的價值所在,也就是它人生最大樂趣所在的最大價值吧。

書於河北涿州雅齋2012年10月18日
返回列表